廣生堂【300436】
醫學咨詢熱線:400-887-5001 | 真偽查詢 | 包裝變更查詢 | 
關注福建廣生堂的微信
方法1:查找“福建廣生堂藥業”
方法2:用微信掃描二維碼:
官方微信
 |  廉潔舉報 |  English | 
首頁 新聞資訊 行業新聞

制度發力 中國制藥業送走創新成就最大的一年——2020證券時報藥物創新年度報告

發布:2021-01-14 | 來源:時報新藥觀察 | 瀏覽:1948

如果說2015年是中國藥物創新的元年,剛剛過去的2020年,則是中國制藥業創新成就最大的一年。

2020年,727件國產1類創新藥臨床申請獲批準,較2019年增長114%;15個國產1類創新藥獲批上市,較2019年的9個增長67%。不過,與歐美等先進國家的差距仍在,急功近利的問題尚存,同質競爭的風險也已顯現。從創新布局來看,快速跟進依然是大多數制藥企業的主要做法,真正具有創新性且處于全球領先的產品占比還較少。

中國制藥業交出歷史上最靚麗的創新成績單

證券時報創新醫藥部新藥數據庫顯示,2020年藥審中心受理國產1類創新藥注冊申請828件,其中受理臨床申請781件,上市申請43件,與2019年相比,受理臨床申請和上市申請數量分別增長了55%和72%。按藥品類型統計,化學藥574個,生物制品254個。

審評通過方面,2020年藥審中心審評通過批準國產1類創新藥臨床申請727件,較2019年的340件增長114%。2020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共批準15個國產1類創新藥上市,較2019年的9個增長67%。

2020年8月4日,證券時報正式發布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。截至12月31日,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追蹤的創新藥升至701個,較7月1日基準日增加了179個成分樣本,指數累計上漲32.55%。

在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的成分樣本中,目前有70%的品種進入了臨床試驗階段,其中8個獲批上市,32個處于上市申請階段,21個處于三期臨床或關鍵臨床階段,這些品種有望在未來數年內惠及患者。其中,澤璟制藥的多納非尼被稱為2020年全球具有進程碑意義的臨床研究,目前一線治療晚期肝細胞癌III期研究達到了預設的主要終點,有望在2021下半年獲批上市。

過去我國是單純的新藥引進國,而2020年一批中國本土公司自主研發的項目成功實現對外授權,既有獲批上市的新藥、臨床階段項目,也有一些臨床前項目、創新前沿專利技術。如2020年6月9日,信達生物宣布與羅氏集團達成研發戰略合作,涵蓋多個腫瘤細胞治療和雙特異性抗體。2020年8月18日,又與禮來制藥達成擴大免疫腫瘤藥物抗PD-1單克隆抗體達伯舒?的戰略合作,新的合作將拓展至全球市場。

2020年,對外授權的新藥或在研項目交易總額在1億元美金以上的中國藥企就超過18家。如果說2006年石藥集團向美國轉讓恩必普軟膠囊專利使用權還是個例,如今中國藥企對外授權已是多點開花,并呈現出多樣性。

展望2021年,我國創新藥審評審批有望取得更大的成就。在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處于上市申請階段的成分樣本中,預計有19個有望在2021年獲批上市。其中,艾力斯的甲磺酸伏美替尼、智飛生物的母牛分枝桿菌疫苗(結核感染人群用)等進展較快,有望在2021年1季度獲批上市。

上市藥企和一批創新藥研發企業成為創新主力

上市藥企是我國新藥創制的主力軍,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的701個成分樣本,來自于91家上市藥企(包括在國內、香港和美國上市的公司)和249家非上市藥企的創新藥。其中,91家上市藥企貢獻了357個,占比51%。以上市地點分,91家上市藥企有61家是A股上市公司,20家是港股上市公司,7家是美股上市公司,3家是A+H股上市公司。

另一方面,非上市藥企也展現出蓬勃的創新力,249家非上市藥企擁有在研創新藥,表明我國仍有大量創新性生物醫藥公司具有上市潛力。此前,不少小型生物技術藥企定位于創新藥,但受制于沒有利潤,故而未上市。近年的IPO改革為這類企業“敞開”了大門,2020年艾力斯、藥明巨諾、德琪醫藥等多家未盈利的創新型藥企成功登陸資本市場。

我國創新藥研發呈現出馬太效應,頭部企業往往擁有多個或一批創新藥品種。以數量計,創新藥第一梯隊有6家企業,分別是恒瑞醫藥、中國生物制藥、東陽光、石藥集團、信達生物和復星醫藥,這些企業均有10個以上創新藥。

恒瑞醫藥表現最為突出,有37個創新藥被納入指數。從布局來看,抗腫瘤藥是其布局核心,37個創新藥中有半數是抗腫瘤藥物。恒瑞醫藥堅定地執行快速跟進策略,緊隨國際前沿熱門靶點,且進度保持居于前列,其EZH2、CD47、c-Met、PD-L1/TGFβ等靶點藥物國內最早進入臨床。

其次是中國生物制藥,有27個創新藥被納入指數,創新藥得分為755,公司處于向創新藥轉型的關鍵時期,近5年累計研發費用近90億元,5年復合增長率達23%。東陽光、石藥集團、信達生物、復星醫藥也是公認的創新藥龍頭,創新藥得分均超400分。

中國生物制藥、東陽光、復星醫藥布局以化藥為主,生物藥布局較少,中國生物制藥和復星醫藥過半創新藥均屬于抗腫瘤領域,也布局抗感染和消化系統藥物;東陽光的創新藥布局較分散,以抗感染藥物和呼吸系統藥物為主。

近年來,石藥集團在研發上聚焦抗腫瘤領域,在其17個創新藥中有11個屬于抗腫瘤藥,石藥集團化藥、生物藥布局趨于全面,且生物藥賽道布局超前,在其4個生物藥中,既有全新靶點的單抗藥物,又有熱門的雙抗和抗體偶聯藥物。信達生物是我國生物醫藥近年來發展的代表性生物技術公司,已有6款雙抗獲批開展臨床試驗,是國內雙抗布局最廣的企業。在信達生物的雙抗品種中,同時靶向PD-1/PD-L1的IBI318進展最快,于2020年10月中旬登記啟動了2期臨床。

第二梯隊包括科倫藥業、貝達藥業、康緣藥業、君實生物等21家企業(含科研院所和大學),均有5個以上創新藥,其中君實生物、亞盛醫藥、翰森制藥、基石藥業等是資本市場的新面孔,第二梯隊多為研發布局以腫瘤靶向藥物為主的生物科技企業。

第三梯隊包括珍寶島、天境生物、先聲藥業、瓔黎藥業等39家企業(含科研院所和大學),均有3個以上創新藥。第三梯隊中也不乏有重磅品種的企業,如2020年天境生物簽署了其CD47單抗兩項重磅合作,涉及金額超百億元,創下中國生物制藥企業向海外授權交易的新紀錄。先聲藥業1類新藥依達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濃溶液2020年7月底獲批上市,是近5年來全球唯一獲批的腦卒中新藥,該藥在獲批5個月后即進入醫保,有望實現研發成果的快速變現。

第一、第二和第三梯隊企業分別擁有122個、123個和129個創新藥,合計占到創新藥總數的53%。

從地區分布來看,第一、第二和第三梯隊66家創新藥企業集中分布在江蘇和上海,兩地分別有17家和14家企業,合計占到總數的近一半;其次是浙江和廣東,均有7家創新藥企業,其余企業主要分布在北京(5家)、四川(3家)、天津(2家)等省市。

資本市場、醫保和藥審制度改革形成了強大推動力

創新藥研發周期長、投入大,國際上,一個創新藥的研發周期在10年以上、投入在20億元以上,沒有強大的制度支撐,換不來如今我國藥物創新的成就。

2020年,A股和港股生物制藥IPO企業合計達到51家,較2019年大幅增長122%。資本市場改革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創新藥研發周期長、投入大的問題。

2018年的港交所改革、2019年的科創板落地,以及2020年創業板注冊制的實施,向進入臨床二期、尚未盈利的創新藥企業“敞開”了大門,不僅解決了部分創新藥企業的研發資金問題,也給創新藥創業者帶來了強勁的激勵,給投資機構提供了高效的退出渠道,從而從更大層面上激勵科學家和企業對創新藥的投入。2020年全球生物醫藥領域融資事件中,晶泰科技、聯拓生物、云頂新耀3家創新藥企融資額均在3億美元以上。

目前,在“人民金融·創新藥指數”的創新藥企業中,天廣實、凱因科技、倍特藥業、一力制藥四家藥企正在沖擊IPO,2021年有望登陸A股市場。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最新公示,凱因科技的上市申請已于近日注冊生效。這意味著該公司有望于近期正式在科創板上市。根據招股說明書,凱因科技本次公開發行擬募資約10.92億元,募集資金計劃將主要用于新藥研發。

2015年以來,國家藥監局持續改革藥品審評審批制度,完善藥品研發、注冊、生產監管,加快新藥上市速度。2020年,新修訂的《藥品管理法》正式實施,國家藥監局出臺《藥品生產監督管理辦法》、《藥品注冊管理辦法》《疫苗生產流通管理規定(征求意見稿)》等,完善上市許可持有人(MAH)主體責任及相關制度,最近又在上海、深圳等地設立了審評分中心,鼓勵創新的氛圍逐漸形成,大量符合條件的藥物可通過突破性治療藥物、附條件批準、優先審評審批、特別審批四個加快通道獲批上市。

國家醫保局在2018年組建后整合了醫保政策、基金管理、藥品價格管理、招標采購等各項職能后,積極探索仿制藥藥品帶量采購、國家藥品價格談判和醫保目錄調整,在約束仿制藥盈利空間的同時,為創新藥使用騰出了空間,推動藥企加大創新藥的研發投入。而新修改的《專利法》新增了關于藥品專利最長5年補償期的規定,也給新藥研發帶來重大利好。

此外,近年,除了國家層面外,江蘇、上海、廣東、北京等地紛紛出臺政策支持蘇州、張江、大興等醫藥創新園,培育出了一批優秀的創新藥企業。

在制度的感召下,越來越多的海外創新藥人才歸國,為創新藥行業帶來強大的技術支持。在政策、人才和資本的推動下,未來幾年國產創新藥有望迎來黃金發展期。

我國藥物創新短板仍較為明顯

2020年,FDA共批準53款新藥(截至2020/12/25),其中包括39個新分子實體和14個新生物制品,遠超我國批準的數量。從創新程度看,2020年FDA批準的新藥中,有9款屬于First-in-class藥物(全球首創靶點或機制的創新藥),而2020年我國獲批上市的創新藥多為快速跟進品種,表明我國藥物創新要趕上歐美的步伐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

2020年底,火爆的PD-1市場迎來“寒冬”,在醫保談判中,三大國產PD-1單抗全部進入醫保目錄,但價格降幅空前。而據中信證券研報,近3年來,每季度申請PD-1的臨床試驗數量穩步增長,截至2020年三季度,共有314項進行中的PD-1/PD-L1臨床試驗,其中國內藥企申辦的占其中的209項。面對PD-1的定價,很難想象后來者還有多少利潤可言。

PD-1藥物扎堆是國內新藥研發同質化的一個縮影。從創新布局來看,我國有超過一半在研創新藥的適應癥集中在抗腫瘤,絕大部分的創新都是針對國際熱門靶點進行的快速跟隨,且基于同一靶點的研發同質化程度高;另外,針對新靶點設計的完全創新的新藥數量也較少,這是我國創新藥研發暴露出的短板。

創新藥研發同質化帶來的是被市場淘汰的風險將增加,最終可能挫傷研發的積極性,造成資本和人力的浪費。因此,國內做創新藥研發的企業應對此保持警醒,選擇具有中國特色的賽道進行差異化創新,如孤兒藥、罕見病藥等或更有前途。另外,藥物創新要站在技術前沿,避免技術迭代加快帶來的擠出效應。在創新藥逐步向差異化、國際化發展之時,創新藥行業也會迎來高質量的發展,最終開發真正的全球首創新藥。

近日,《醫藥魔方》刊發了一篇《中國first in class新藥研發,還缺什么?》的文章。文章說,國內在研品種中也不乏全新靶點或機制的藥物,但絕大多數并未進入臨床,或是進入臨床不久后即停滯不前,問題的核心是轉化研究不足。

創新藥研發通??梢詣澐譃槿龎K:基礎科研、轉化研究和臨床研究,基礎研究和臨床研究之間往往上存在較大的間隔,而橋接兩者的,是轉化研究?;A科研方面,近十余年中國已取得長足進步;臨床研究方面,中國臨床研究有諸多明顯優勢;相較而言,中國的轉化研究明顯偏弱,這背后的原因包括基礎和臨床的長年割裂、行業觀念和認可度的不足、領導者和執行團隊的欠缺等諸多歷史因素,雖然近年來也開始有所改善,但仍然距離國際領先水平有較大差距。

近幾年,IPO制度的改革為眾多創新藥企業提供了上市機遇,醫藥企業成為了IPO的主力軍。但另一方面,創新藥企業“破發潮”也悄然來臨,已有相當大一批未盈利生物醫藥公司股價已跌破發行價,或者逼近發行價。截至2020年底,在2020年上市的未盈利的創新藥企業中,百奧泰、和鉑醫藥、德琪醫藥、嘉和生物、開拓藥業等跌破發行價,若是將時間線放的更長,則還有邁博藥業、基石藥業、東曜藥業、中國抗體、復宏漢霖等股價也已位于發行價下方。

究其原因,或是資本市場從初期的對創新藥一味地追棒進入了冷靜期。經過時間的沉淀,最終研發管線優異和商業化能力強的創新藥才會被市場認同。從這個角度來看,創新藥企只有搞真正的創新藥研發、走差異化道路才會勝出。

相關新聞